全职保温中
大孙本命
包子有毒
叶神敲棒

脑洞有那——————————————么大




脑洞一时爽,填梗火葬场

【喻黄】昼夜晨分之时

喻黄西幻    副cp叶橙
昼神黄x夜神喻
树精叶x秋葵精橙
@顾景三·呗—为32太太疯狂打call! 的点文
设定瞎掰的,并没有什么书

最近写点文感觉ooc都要习惯了(。
放飞自我慎点



「阳光普照大地之时,黑夜隐去;星空降临之时,圣灵者的呢喃于梦中指引。

                                                                    ——《神说》」

昼神与夜神掌管着晨昏交替,人们根据昼夜来进行休息和活动,这是最基本的生活规律。

相传昼神与夜神是一对爱人,但由于各自的职责,只有在日夜转换时才能短暂亲昵。



“哪个蛇精病瞎说的??”黄少天披着他缀满阳光的披风,不满地打断了树精的故事。

叶·树精·修摇了摇身上的叶子,“从路过的旅人那听来的故事,你有什么意见?”

“当然有意见了意见可大了!”黄少天气愤地说,“谁告诉他们昼神和夜神履行职责的时候一定要待在哪个地方不动的??翻个昼夜而已啊还要一直守着吗世界又不是三岁小孩!”

“哦,”叶修一脸淡定,“你干嘛这么激动?而且你怎么知道的?”

“我要走了我去找文州了啊下次再见!”

夜神的居所是黑色的月光石砌成的小屋,到了晚上,月光石会发出好看的让人觉得暖融融的微光。

黄少天急匆匆地冲了进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文州文州我跟你讲现在的神话传说越来越离谱了,人类以为张新杰为了和平天天祷告,以为韩文清到的地方就会发生战争,以为周泽楷出现就意味着那个地方将会有貌美近妖又强大无匹的人诞生……最重要的是,我好不容易透露出我俩是恋人的消息,结果人类还想象着我们一天就能见两面……天哪,我们有那么苦大仇深吗!”

喻文州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只是刚刚想转身出门,就被黄少天撞了个满怀。

有点疼,喻文州想着,拍了拍黄少天的背,“当然没有,只是人类不是神,他们不知道也很正常。”

黄少天抱着他嘟囔,“可他们也太会想了吧,我们神和世界明明是分开的。”

喻文州笑着说,“……少天,你这样的话,我没办法去做饭了哦?”

黄毛脑袋在喻文州肩窝蹭了蹭,然后非常端正地抬了起来。

因为定过规矩,喻文州在厨房做饭的时候黄少天禁止进入,所以黄少天在厨房门外扒着门,眼珠转来转去。

“哎今天吃什么呀?不过文州做的菜都很好吃,上次的酸汤鱼不错呀,哦,今天没有鱼……文州你怎么这么会做饭的,那些瓶瓶罐罐的调料搞得我头都大了,还有什么香料配菜调味酱什么的真不明白那些奇怪的味道怎么搭在一起就好吃了呢……”

喻文州打断他,“你想想,就像我们在一起之后的感觉。”

……这个文州你怎么都能当情话讲!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眼神往外面瞟,突然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东西,“……文州我们说好最近一个月不吃秋葵的吧……”

喻文州笑着回,“哦,那不是食物,你可以跟她聊聊天。”

黄少天好奇地挪过去,没放进嘴里的秋葵还是能忍受一点,“秋葵成精啦?”

没人回他,黄少天一边说一边戳了戳秋葵,“喂喂别当没听见。”

结果秋葵立马幻化了个小人形,在篮子里伸懒腰,“干什么呀你,我睡觉呢。”

黄少天惊奇,这还是个美少女,“你是谁你是谁呀?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美少女又打了个哈欠,“我是苏沐橙,我来找个人,但是走到一半没力气啦,被你家文州捡回来的。”

黄少天听到“你家文州”的称呼特别满意,连带着看这只秋葵精的眼神也热情很多,“找人?你找谁找谁?我告诉你阳光之下就没有我找不着的人,说出来我帮你呗!”

苏沐橙想了想,又有点沮丧,“我不记得了……只记得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一直保护我,我想和他并肩作战。”

黄少天看着苏沐橙焉了下去,拍拍自己的胸表示,“没关系没关系别担心你一定会找到他的我们都会帮你的!”

“对了,男的女的你知道吗?”

“……应该是个少年吧”苏沐橙有点感激又有点无语,然后从怀里变出一颗宝石,“对了,这是他留下的,靠近的时候会亮起来。”

夜晚来临,喻文州打开星幕,布上星光与月光,牵引那些游离在黑夜中的灵魂完成心愿。

黄少天看他做完这些,趴在桌子上问,“对了文州,你知道那个秋葵精要找人么?”

喻文州转身走回来,“知道。不过她能提供的信息太少了,世上的生灵那么多。而且,你没有感觉到她与普通精怪有些与众不同么?”

黄少天愣了下,细细回想,却还是没感觉到什么不同。

他抓抓头发,“……哎,总之我答应了她要帮忙找人的,做人哦不做神不能说话不算嘛!”

喻文州笑着把他的指尖放在手心,“我会一起帮忙的。只是,查查典籍也很重要。”

白昼到来时,黄少天挥挥手出了门,他想白天可是他的地盘,可不能太丢人。

……不过只一天找不着也不奇怪吧。昼神走在去找夜神的路上,这么想着。

他下意识地在某个地方停了一下,但是那棵老跟他讲些奇奇怪怪故事的树精居然不见了,天呐,简直大事件。

黄少天急匆匆地冲进月光石小院,“文州文州我跟你说出事了!……欸?”

这回他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见叶修摆着往常那张他看了想揍的脸,坐在本体上跟他打招呼,“嗨,昼神!我知道你上次为什么那么说了。”

虽然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但看见叶修笑得颇有深意的脸黄少天非常想爬上树把他揍下来。

为什么呢?

喻文州听到动静回头一看,黄少天的脸红得不成样子。

……少天跟叶修说过什么了?

“所以他就是你要找的人?”喻文州在树下摆了个桌子,苏沐橙的篮子放在桌子上,黄少天坐在一边。

“是呀是呀。”苏沐橙捧脸望着叶修。

叶修这会儿还在树上,他说他下不来。

喻文州从屋里抱出一大本古籍,看得黄少天吓了一跳,“文州你要搬这个怎么不叫我!”

黄少天帮着把古籍抱到桌子上,收获喻文州温柔笑容一枚,“谢谢,少天。”

他们在树下,翻开古籍。

「黎明的曙光照亮荆棘之路,被众神遗弃之人手握泪水,将神的时代落下帷幕。

世界意志因此苏醒,赋予新时代之人与宇宙千丝万缕的命运,摧毁与新生并行,火种落于天地发芽。

终有一日,灵魂将会重塑。

                                                                    ——《尸言》」

喻文州和黄少天都知道,最初的神是自然成就的,真正的不老不死,后来爆发了诸神战争,初代神全部陨落,世界意志把诸神的力量分给了人类,才有了现在的传承制和他们。

“天…………我叫自己干嘛……”黄少天觉得头有点晕,“我得缓缓。这意思是,你们是干掉初代神的人?”

苏沐橙想了想,“好像是有这段。记忆有点乱。”

喻文州也很吃惊,但比较冷静,“我觉得这并不重要。”

黄少天睁大眼睛看着他,“那什么重要?”

喻文州说,“你感觉到了吗,他们身上的气息。”

黄少天这回感觉出来了,这两个家伙,气息在渐渐恢复,那是他们这些神特有的掌控规则的气息。

难怪他之前没看出来苏沐橙的不同,跟叶修边上呆太久,习惯了。

喻文州说,“所以等他们恢复之后得想办法给他们两个神位。”

黄少天拍桌,“嗨!这事简单简单!找张新杰就行了!”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跑过来的??”脑袋断片了一会黄少天才想起来问这件事。

叶修半截身子在树里,脸朝地面的方向,手臂撑着下巴说,“变成人形找过来的啊。”

黄少天眼神透出不信,“那你怎么又变回去了??”

“哦,”叶修说,“一棵树能跑的时候多少都会有点激动嘛!我循着气息找过来之后刚恢复的能量又耗回去了,就变回树了呗。”

“………………”

叶修和苏沐橙的记忆随着气息渐渐恢复,在月光石小院里待的时候变得越来越亲昵,这让黄少天一度想待在自己的日照石城堡里等他们走了再过来。

“黄少你就那么不喜欢吃秋葵啊,”苏沐橙开玩笑,故意在空间里洒满秋葵味,“我觉得我挺可口的。”

“啊,”黄少天哀嚎,“叶修快把你家苏妹子带走!”

叶修在上面鼓掌,“为什么?我觉得沐橙说得对,你该吃点秋葵补充营养。不过沐橙啊,你不能给人吃的。”

苏沐橙乖巧点头,但秋葵味没有一点要收起来的意思。

“文州……QAQ”

喻文州非常不忍心地揉了揉黄毛脑袋,“前辈们就别欺负少天了。不过少天,挑食不好,秋葵,也吃一点。”

黄少天瘫在喻文州怀里。

所幸苏沐橙终于把充斥鼻腔的秋葵味收了起来。

接收神位那天,只多了张新杰韩文清在场。

黄少天想起那些年叶修给他说的不靠谱的故事,悄悄吐槽,“我告诉你张新杰是秩序与惩戒之神他才是最不好惹的,韩文清其实是执着与守护之神,就是看着吓人了点,还有还有那个周泽楷——哦你没见过他反正就是长得最好看那个——其实他是战争之神啊人类都被他的外貌骗了!还有……”

叶修捂住耳朵,“反正我肯定很厉害。”

黄少天一停,“为什么?”

叶修松开捂耳朵的手,揉了揉耳朵,“我是前辈啊。”

接下来,张新杰很严肃地开始了授位仪式。

曙光与月泉之神,苏沐橙;

希望与生长之神,叶修。

直到最后黄少天也不知道叶修和苏沐橙以前到底干过什么。

喻文州笑着拨开一缕贴在他额头的刘海,“世界安定,我们现在幸福就好了。”

阳光普照大地,白昼亲吻黑夜。

然后又一个轮转。












夜神什么的手滑就变成叶神😂点文结束啦

评论(6)
热度(58)

© 芝士入侵 | Powered by LOFTER